网站首页 >教育信息 > 文章

收藏界为什么越来越不相信专家(4)

  一个英国人想不到一个生人可以不明白英国的规矩,而是一见到生人说话行动有不对的地方,马上认为这个人是野蛮,不屑于再招呼他。

  最后,各个中心的部长也对接下来的工作做了简单阐述。此次第十七届学生组织颁奖典礼暨第十八届学生组织成立大会嘉奖了第十七届学生干部,充分肯定了他们的工作。同时介绍了第十八届学生干部,简要说明了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有助于第十八届学生干部工作的顺利开展。>>>欢迎浏览"学生会换届大会——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更多信息请查看栏目【】或大学生校内网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vstara)

收藏界为什么越来越不相信专家(4)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法规起草小组刚开完的第一次会议,《艺术品管理条例》正在修订中。 据吕立新透露,关于文物鉴定和拍卖的一些法规将是条例中的重点,会有具体条款进行约束,这代表国家开始加大力度管理艺术品交易市场。   支招:前人鉴定结果可借鉴  董国强认为,其实从目前拍卖公司操作来看,大多数都是能吸取多方意见、请专家把关再上拍的。

像匡时,几乎每次拍卖都会有因征集中看走眼而临时撤拍的东西,这些东西如果拍出去才是对公司真正的损失,损失的是名誉。   鉴于目前国内藏家大多还相当依赖社会上的鉴定专家,但鉴定力量又这么混乱,董国强给藏友们支了一些有用的招。

  他觉得应该尊重前人的鉴定结果,比如历史上收藏家的藏品、历史上的著录,不能轻易否定,因为他们看到真东西的机会比我们多得多。

现在从市场上看,著录在《石渠宝笈》上的清代宫廷画家的作品最好卖,《石渠宝笈》本身就是乾隆时编的,记录的又是清代宫廷画家的作品,就没有任何真假问题。

当任何人都不能够相信的时候,就只能相信皇帝了。

董国强开玩笑地说。

  而名家递藏也应该引起藏友重视,艺术品交易讲究的一条秘诀就是传承有序。 比如他们这次春拍推出的一些谢稚柳的藏品,反响就非常好。

也曾经有人问过他某某东西是不是真的,他告诉那位藏友,谢老已经替他做了回答了。 谢稚柳曾是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是公认的老一辈鉴定权威。   验证专家三大标准  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收藏委员会副秘书长秦杰表示,广大收藏爱好者可以通过三个标准来验证鉴定专家是否有真才实学,进而判断此专家是否可以相信。   首先要看该鉴定专家在鉴定得出结论时,有没有判断依据,条理是否清楚。 如果仅仅是真或者伪这样海阔天空的说,说明该专家对所鉴定的文物未必了解。 文物门类分工比较细,没有专家是全能的,有一些专家可能在某一领域无人能及,但在其他方面就未必能够深入了解。

收藏爱好者在选择鉴定专家时,一定要选所属门类的专家,跨行鉴定只能自讨苦吃。   其次,收藏爱好者不要过多关注于鉴定家的学历和工作等因素,只需要看该专家有没有专门的学术著作,就能大体上了解专家的鉴定水平。

有的鉴定专家在鉴定行业工作多年,竟然连一本学术著作都没有,可见其并没有独到的见解和出自于实践的真知。

  在出版业,鉴定类图书处于弱势,所以出版社对这类图书的把关很严,对稿件质量要求很高,而且选题不能重复,这对作者水平的要求就更高了。 像马未都出版的著作《马未都说收藏》就是很好的成功案例,马未都能将自己的著作出版,而且还举办签售会,有那么多读者捧场,证明其作品有真知灼见,同时也体现了他个人的水平。   最后,则是要看点击率。

现在是一个大众传媒时代,想要了解某专家,只需要上网用baidu或者google搜索一下就可以了解该专家的受关注程度。 越是受关注的鉴定家就越不敢瞎说,更不能靠蒙混过关。

比如,用baidu搜马未都的搜索结果为53万篇,有这么高的关注度,马未都就不能瞎说,因为他的一言一行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呢。 曾经有一个所谓的专家,虽然侃侃而谈,但是说出的话却驴唇不对马嘴,后来在网上搜索该专家的姓名和所在单位,发现竟然是没有找到相关网页。

后来经打听才知道,该专家竟然是所在单位的团委书记。

  国外:西方用金融、法律联保艺术品  美国艺术信托基金会APT亚洲执行长杨心一给记者介绍了一些西方对鉴定专业的规范措施,西方鉴定专家的鉴定结果都要负法律责任,而且有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进行联保。   美国就有一个鉴定公会,会员每年都要有培训,一些新的行业规范、造假技巧出来后,公会会开会讨论这些东西。 而且美国的鉴定师是有上岗证的,保证了鉴定的效力。 在鉴定师的专业上分得也很细,一般按时期和类别分,  比如古董就会分古罗马、古埃及等远古时期的文物还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还会分中国的和西方的,中国的瓷器、青也完全分属不同部门。 目前国内真正的鉴定专家已经都各有专长,分类比较细化了。

其实差距在于培训这一环节,西方有行业力量带动每年进行培训,这批专家可以不断升级知识。 4。

上一篇:不忘初心再出发——访年轻记者代表李晨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