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教育信息 > 文章

干部为扶贫自掏腰包,该不该提倡

  之所以能够在颠沛流离和各种逆境中不辍学术,之所以能够在国家经济建设的几乎每一个环节都留下自己的深刻印记,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经济所人始终负有为人民做学问的家国情怀。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挫折,学术报国的信念从未动摇过,学术报国的努力从未停止过。可以说,坚持学术报国,为人民做学问,是经济所和经济所人始终牢记并履行的神圣使命。  第三,崇尚学术,以学术为本位。经济所历来以做学问的好地方而著称。

  曾经在我中撒下欢乐的种子,之所以只是种子而不开花,因为你未曾为它浇水  施肥。

      第四次工业革命成为世界越来越关注的重大问题。2016年召开的第46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年会将会议的主题定为“掌控第四次工业革命”,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的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将如何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列为五个会议的支柱议题,充分表明第四次工业革命已成为当前世界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  而与此相对应,在2013年4月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德国政府提出“工业”战略。这个战略得到热烈反应,“工业”迅速成为德国的另一个标签,并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新一轮的工业转型浪潮。

干部为扶贫自掏腰包,该不该提倡

  脱贫攻坚是一项历史性工程,奋战在扶贫一线的工作人员付出了心血,倾注了感情。 半月谈记者走访调研了解到,一些扶贫工作人员自掏腰包,资助贫困群众。 这种自掏腰包式扶贫会带来哪些效果?需要把握何种尺度?  贫困户如亲人,值得掏钱帮助  2019年春节期间,湖南省蓝山县塔峰镇源桐星村70多岁的贫困户冯任祥老人家里一改往日的冷清,新买的液晶电视里播放着优美动听的音乐。

“扶贫干部给我送来了新电视,家里热闹多了。

”冯任祥老人开心地说。   “看电视是冯老最大的爱好。 以前他看电视需要往隔壁邻居家里跑,怕他出门摔着,我就自掏腰包送了他一台新电视,并帮他交了收视费。 ”  冯任祥老人的帮扶责任人蓝山县烟草专卖局一名副主任科员说,2018年与冯任祥老人扶贫结对后,就打心里把冯老当成自己的亲人。   去年主动上门看望走访冯任祥老人7次,还帮他买了米、食用油、棉被等生活物资,前后花了2000多元。   同样,蓝山县大桥瑶族乡湘源岭村8组村民冯发贵也享受到了帮扶责任人的个人资助。

今年69岁的冯发贵因患有心脏病无法下地干活,2014年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2015年,时任蓝山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黄和平上门结对后,帮冯发贵制定脱贫计划。   “有病先治病,治好病才有希望脱贫。 ”黄和平从身上掏出1000多元交到冯发贵手上,帮他联系心脑血管医生看病。   待冯发贵身体恢复一些,黄和平又掏出3000多块钱给他做本钱,鼓励他养羊增收。

黄和平前前后后共从兜里掏出5000多元,帮助冯发贵脱贫。

  在黄和平的帮助下,冯发贵买回150只种羊在山坡进行生态放养,养羊年收入达4万余元,2015年底就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黄和平说:“我是帮扶人,有责任帮助贫困群众克服困难,脱贫致富。 我联系的贫困户很勤劳、朴实、善良,值得掏钱帮助。

”  自掏腰包帮扶有三类内容  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扶贫工作人员自掏腰包帮扶的现象较为普遍,大致可以总结为三类。

  慈善捐助。 半月谈记者在粤北贫困山区采访了解到,一些扶贫干部完成各种帮扶工作的同时,自己掏钱做慈善。   “我们是从农村出来的,不希望看到一些小孩因为经济问题辍学。 ”几名资助困难学生的帮扶干部对半月谈记者说。

  垫付建房工程款。

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一些地方的贫困户拿到了危房改造的指标后,需要自行将房子盖起来,相关部门验收通过后,才可以拿到相应的危房改造补贴。

  但是实际生活中,贫困户很难有启动资金去盖房,也很难问亲戚借到钱。

如果贫困户拿到了名额,没有及时启动,名额就会浪费,帮扶工作人员也会被认定为帮扶不到位。

  为了完成帮扶任务,有些帮扶单位或个人先垫付,等验收通过后,贫困户再用危房改造补助偿还。   套关系式自掏腰包。

部分贫困户,特别是村里上了年龄的一些单身汉,对生活要求不高,没有什么追求。

  因此在面对帮扶干部时,积极性也不高,得过且过。 扶贫干部就不得不想办法,拿钱拿物与贫困户套近乎。

  粤北一名驻村干部反映,刚开始去村里一户贫困户家时,贫困户根本就不搭理,甚至没什么好脸色看。   为了开展工作,自己花钱买了一条烟送给贫困户,贫困户才愿意配合,后来去的时候,又带上一条烟,这才打开局面。

  东部部分扶贫干部反映,有些贫困户之间会相互攀比,觉得给钱少的帮扶干部克扣了他们的钱,甚至部分贫困户不给钱就不配合扶贫干部工作。 “一些扶贫干部不带一些东西都不好意思到贫困户家里走动。 ”  自掏腰包不宜过度提倡  部分受访扶贫干部表示,自掏腰包到基层扶贫,是扶贫干部带着感情扶贫,真扶贫、扶真贫的一种体现。 但各地的扶贫干部能力有大小,应因人而异,不宜过度提倡。   若一味宣扬扶贫干部自掏腰包扶贫,会在一定程度上加重扶贫干部的经济负担,还会让贫困群众产生依赖心理。   同时,扶贫干部自掏腰包下基层扶贫,也反映了基层扶贫任务的艰巨。

财政配套的扶贫资金都有着非常明确的用途,不包括为贫困群众买礼物、置办家具等。

扶贫干部为了落实扶贫政策,偶尔自己掏钱,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也有部分受访对象表示,在鼓励扶贫干部想方设法为群众办事的同时,应加大财政对贫困群众的转移支付力度,做到扶贫政策应享尽享,减轻基层干部扶贫的压力。   同时,进一步完善扶贫工作奖励机制,加大对贫困群众自主发展产业的扶持力度,激发脱贫主体的内生动力。

(记者柳王敏李雄鹰陆华东)+1。

上一篇:SAT写作范文:advertising and desire 下一篇:没有了